电影,急需要去“主旋律”标签化

2022-11-22

电影,急需要去“主旋律”标签化

在有限的条件下,需要先把“躺平”的标签拿掉。

文/庞宏波


观众都开始替电影“矫正”了。

在《万里归途》豆瓣的短评里,“完全当成主旋律未免太狭隘”已经排在了最上面的位置。今年的国庆档“意外”频出,一方面是影片从数量到质量,在近几年国庆档都算不上能打。另一方面在于即便如此,《长空之王》临时调档,让整个国庆档的战斗力进一步打折。

结果也并没有太多意外,今年的国庆档种种不利因素加在一起成为了“近年最差”。在2020年的电影市场,这种“近年最差”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就目前的产业环境来说,实际上能做的和能说的并不多,供需完全“错位”的关系让整个产业都处在一个很大的不确定性当中。

主旋律影片必然是接下来几年时间整个电影市场的“支柱”,那么目前的产业环境可能当务之急是“去标签化”。其实从2017年到2022年,这五年时间里主旋律影片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从“供”的层面具备去标签化的可能性。而在“需”的层面观众彻底累了,对“主旋律”三个字已经没有了购票驱动力。

如何重新激活整个产业,在于整个市场能否消化主旋律影片。但如果不改变这种“标签化”的市场语境,那么结果可能并不难猜。

1

主旋律这五年,已经完成了一次迭代

笼统划分,其实是自己害自己。

电影,急需要去“主旋律”标签化


如果简单归纳一下,实际上国内电影市场所讲的“主旋律影片”已经完成了一次五年的迭代。《万里归途》是主旋律,但是和市场认为的“主旋律”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这恰恰是主旋律最需要重新树立“形象”的一个拐点,依然“躺平”在主旋律的标签上就会彻底把市场毁掉。

目前,整个市场大众认识主旋律影片的初期,绝大多数是《建国大业》,简单来说主旋律影片有两个基本要素:大人物、大事件。而《建国大业》开启的主旋律影片时代,还加上了一个新的要素:大明星。

“春晚式”的主旋律影片,成为了很多观众的记忆。但这种影片进入到商业电影市场,必然无法持久。2017年,《战狼2》的出现,算是主旋律影片的新起点。

实际上,真正的拐点是《湄公河行动》。2016年的国庆档,由林超贤导演,张涵予和彭于晏主演的《湄公河行动》逆袭,最终拿下档期冠军。这部影片通过极为成功的商业类型片包装,赢得了市场认可。但如果回过头来看,《湄公河行动》绝对符合主旋律影片的定义,但在当你的国庆档却并没有将这部影片视为主旋律。

《战狼2》某种程度上同样是商业类型片的包装手法,但是在“营销”上彻底打透,这也让这部影片在华语影史票房冠军的头衔上待了好久。随后《红海行动》算是同样的手法炮制,包括两部《长津湖》,严格意义上都是《战狼2》式主旋律。

电影,急需要去“主旋律”标签化


2019年,《我和我的祖国》横空出世,又开启了主旋律的另一个分支:拼盘式。这类主旋律影片基本上是对《建国大业》的“升阶”,但“大时代和小人物的历史碰撞”在当时的时间节点获得了极大的市场回报。可惜的是,随后每一年一部让观众彻底疲惫,直到《我和我的父辈》,市场对这类影片的买单意愿已经非常小了。

实际上在今年,另一个分支的主旋律影片悄然入市。春节档,《奇迹·笨小孩》本质上是一部献礼片,但这部影片并没有传统意义上的主旋律标签。国庆档,《万里归途》虽然聚焦的是海外撤侨,也以外交官为主角。但是整部影片并不是靠“爱国情绪”,它有着更清晰的情节脉络和更立体的情绪表达。

其实从《中国机长》到《中国医生》,博纳前两年也在尝试这类主旋律影片的制作。只不过今年,《奇迹》和《万里归途》在题材上填补了更多的空白,更“猎奇”的切入点能够让观众放下对于“主旋律”的戒备心理。

实际上,到《万里归途》这里,主旋律影片的几大类型已经完全被覆盖到了,但是《万里归途》和《战狼2》以及《我和我的祖国》完全不是一种类型的“主旋律”。笼统的划分为主旋律,更多是电影在营销上的一种“偷懒”。


2

营销在主旋律标签上彻底“躺平”

不能彻底把观众“劝退”。

电影,急需要去“主旋律”标签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