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部大爽片!基努·里维斯的《疾快备战》这样拍

2023-01-02

观看《疾速备战》时脑海里可能会闪过的字眼有:暴力、多彩、戏剧、芭蕾、优美和巴洛克。该影片由査德·斯塔尔斯基导演,摄影师为达恩·劳斯特森。


摄影师劳斯特森刚和导演吉尔莫·德·托罗完成《猩红山峰》(2015)时,斯塔尔斯基导演邀请他担任《疾速特攻》的摄影师。凭借《水形物语》获得ASC和奥斯卡提名的劳斯特森说:“《腥红山峰》是一部非常黑暗和丰富多彩的电影,我们导演希望将《疾速备战》打造成这样。”


导演斯塔尔斯基的出身是武术特技,他曾担任《太极侠》的武术指导以及《黑客帝国》续集的武术特技教练;《疾速追杀》是他的导演处女作。



导演斯塔尔斯基指出:“在好莱坞,动作片一直被人看不起,直到《黑客帝国》的出现,然后人们意识到动作也可以是故事的一部分。我来自一个热爱舞蹈、戏剧和美术的地方,动作可以是所有这些东西,我最喜爱的画师之一是卡拉瓦乔。”当寻找《疾速特攻》的电影摄影师时,他回忆道:“我问自己‘谁用光绘画’?”答案是达恩·劳斯特森。


严格说来,《疾速备战》不太像一部动作片,更像是好莱坞“歌舞片”。影片第一场战斗是发生在古董武器商店里的近距离刀战,这场戏摄影机以广角镜头拍摄,以长镜头来呈现这场打斗戏,以便观众能更好地欣赏基努·里维斯的表演。这种精致的战斗风格集日本柔术、巴西柔术、俄罗斯桑博、菲律宾卡利和泰拳于一体,比其他电影里的自卫更有观赏性。




“99%的高水平特技像是舞蹈,是如何移动身体,”斯塔尔斯基说,他和里奇通过87 eleven这家公司一直在训练特技人员。“我喜欢运动起来的美感,《疾速备战》中许多镜头参考了《雨中曲》和《西区故事》。影片融合了许多元素,包括巴斯特·基顿、查理·卓别林,以及吴宇森、成龙和邵氏兄弟等香港电影特色。”


“我们希望跳出好莱坞动作片,展示舞蹈设计,”劳斯特森表示。“当摄影、灯光和演员全部就位时,一切都开始翩然起舞。”并且,摄影师劳斯特森认为拍摄本片最重要的三个原则是:镜头要光,摄影机要稳,太原摄影,移动要快。


《疾速备战》电影的每一帧画面都有能为人所津津乐道之处,无论是打在墙上或演员的脸上的光线,或是凯文·卡瓦诺华丽的美术设计,或是服装设计师卢卡·莫斯卡的时尚设计,影片的设计没有杂散的线条或轮廓。斯塔尔斯基说:“所有人都必须达成共识。前期筹备我们做的首件事是召集所有部门负责人,欣赏相同的参考影像,所有人都必须参加打戏排练,没有人闭门造车的。”

在上一部电影的最后,约翰·威克由于执意破坏酒店规矩,因而遭到悬赏通缉,全球杀手闻风而至、一路追杀。劳斯特森指出:“拍摄完《疾速特攻》后,我们讨论了如何使《疾速备战》更具视觉冲击力。主要取景地仍然在纽约,但我们想更有力地将这座城市展现出来。我们决定在夜间拍摄,尽可能多的下雨天气中拍摄。雨水是美妙的,因为它能营造出三维空间感,但执行起来难度很高,特别是在像纽约这样的城市。”

劳斯特森使用同样的摄影工具拍摄《疾速特攻》和《疾速备战》:阿莱Alexa XT搭配阿莱/ 蔡司Master Anamorphic变形宽银幕镜头,第三部额外使用两台Alexa Mini。关于镜头,劳斯特森表示:“这套拍摄组合超级锐利且无情,所以如果犯了错误立马能看到。”

Master Anamorphic镜头的低失真设计还能防止炫光,因此租赁公司的技术人员把XT和Mini的内置滤镜的镜片取下来,装上三根尼龙鱼丝。劳斯特森说他更喜欢在镜头后面装滤镜,镜头前的滤镜效果让光看起来像是照在一块平板玻璃上。“当炫光来自镜头本身时,它会更美”,而且他补充说:“有了内置滤镜,摄助换镜头就更容易了。”


主要场景的拍摄是在2018年5月至7月之间的曼哈顿进行。故事从时代广场展开,受伤而迷茫的威克带着他忠诚的斗牛犬在人海中穿行。在现场,A机/斯坦尼康操作员 HenryTirl在雨中跟拍里维斯,五颜六色的电子广告牌在头顶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