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空间》《蝙蝠侠》导演诺兰讲述拍片故事,教你如何做导演!

2023-01-23

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钟情于胶片,并喜欢只用一台摄影拍摄电影,而对于新时期的“3D大战”,他的态度却极为冷淡。这次,我们有幸请到了这位曾使《蝙蝠侠》系列重新复活、在《记忆碎片》中让时间倒流、在《盗梦空间》中对梦进行大解构的导演,并一同探究了他那丰富多彩的电影世界。


撰稿:杰弗里·雷特纳 翻译:吉而达

原文地址:

————————————————————

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于2001年推出了影片——《记忆碎片》。这部成本仅为四百万美元的独立电影具备了所有犯罪惊悚片的经典元素,只是包含了一个另类的叙事方式——男主角循环短期记忆丧失症是由双线叙事的结构展开的,一条随着故事的发展向前叙事,另一条则讲述故事的背景。

由于这种非线性的叙事结构,诺兰在《记忆碎片》中使用了一套力争传统、打破电影规则的套路,并将其一直运用于他接下来的各部电影中。在2002年,诺兰拍完华纳兄弟的心理惊悚片《失眠症》后,制片方强烈推荐由他来将尘封已久的《蝙蝠侠》系列重新启动。果然不出所料,由诺兰执导的《蝙蝠侠:开战时刻》(2005),以及随后而来更为令人惊叹的《蝙蝠侠:黑暗骑士》奇迹般将缜密的思维与莎士比亚式的庄严感赋予在了这些被人所熟知的漫画人物身上。

在对哥谭市的多次游览中,诺兰最终选定了这个小镇并于2006年拍摄了影片《致命魔术》,这是一段发生在19世纪末期英国两位魔术师相互竞争的故事。在2010年,他又拍摄了一部视效上大胆、叙事上如迷宫般复杂的电影《盗梦空间》,这是一部关于梦境入侵者的影片。在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背后,是无政府主义者小丑的解放,是将巴黎街道如折纸般折叠,是将整个故事的叙事线随意摆弄的王者,这就是克里斯托弗·诺兰,一个尽可能避免特效与多镜头,只钟情于一台摄影机的传统主义者。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遇到了当时41岁,正在拍摄他第三部《蝙蝠侠》系列影片——《黑暗骑士崛起》的诺兰。那会,他与同事在离“好莱坞”标志牌几英里处的一间还算舒适的房子外工作。尽管当时离最后期限还剩不到几天的日子,他还得把所有零碎的片段整合在一起并最终剪辑出来,但诺兰依然镇静自若,说话不紧不慢,对于手下的工作也是不慌不忙的。


记者: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当导演会是你毕生的职业?

诺兰:说实在的,我其实一直都在拍电影,从未停止过。小时候,我就用我爸的Super8摄影机拍摄。我一直都很喜欢摄影,但我从未就读过任何摄影学校。我在学校主修英国文学,在争取拿到学位证的过程中,我与朋友一起拍了一些电影,并且努力拍到更多。那会儿,我用自己的钱和朋友一起拍了我的第一部短片——《追随》。当时我们都有全职工作,所以为了拍片,我与朋友不得不在每周六的时候聚在一起拍个15分钟左右的样片,每个镜头都只拍两遍,并争取五分钟拍完整组镜头。1998年,我们带着《追随》去参加旧金山影展,结果Zeitgeist Films买下了此片的发行权。这对我之后能够成功拍摄《记忆碎片》起到了很大帮助。第一次有人付钱请我当导演,我有数百万的钱去购买工具,还有许多观众等等。从那之后我真的很少再回顾以前了。


记者:比起就读于电影院校,你认为自学有什么好处?

诺兰:自学就意味着能够以最原始的方式去了解关于拍电影的一切。我对拍电影的每个方面都兴趣十足,因为在我自己的电影里我总是喜欢包办许多事,从同期录音到录音棚的补录,再到剪辑、配乐。想到我能成为依然使用Steenbeck平板车来进行影片剪辑的最后一代,一种幸运之感就油然而生。这对于我对全片的整体掌控起到了很大作用。所有的这些都意味着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满满的激情与好奇心。要知道,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记者:你是个忠实的侦探小说迷,而这些小说中往往包含着闪回等错位时间的叙述手法。这是你电影中非线性叙事的灵感来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