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豆瓣:生于文艺,忧于文艺

2021-12-29

豆瓣,又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在互联网行业的快节奏下,成立于2005年的豆瓣显得格外“低调”,生活中几乎看不到它的广告;融资来看,其第三轮融资与第四轮融资中间,间隔了近十年之久。

但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最近,豆瓣却频繁因为“点名”“下架”与“被罚”等引发大众关注。

12月13日,豆瓣被央视点名,指出《风起洛阳》《谁是凶手》的豆瓣评分出现疑似未播先评、“水军”控评等现象。14日晚,豆瓣深夜回应,从来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任何与评分有关的合作。

“文青”豆瓣:生于文艺,忧于文艺


12月2日,网信中国发布消息,2021年1月至11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对豆瓣网实施20次处置处罚,共累计罚款900万元。

12月9号,工信部官微发布消息,豆瓣因为超范围收集用户信息被下架,相关话题更是直接冲上新浪微博热搜。

“文青”豆瓣:生于文艺,忧于文艺


豆瓣在创立之初以独特的社区文化被定义为文艺青年的“乌托邦”、小资群体的“精神角落”。回顾豆瓣的16年,讲社区的故事似乎一直没变,只不过关于如何赚钱,豆瓣似乎一直都显得有些“拧巴”。

商业化变现难加之近期被罚、被下架等风波,陪伴了中国最早一代互联网用户成长的豆瓣,未来将何去何从?

(一)

豆瓣的开始,自己讲自己的故事

豆瓣的故事,首先要从它的创始人及其创业故事开始讲起。

豆瓣创始人杨勃,陕西汉中人,毕业于清华大学,后在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1998年加入IBM担任顾问科学家;2000-2004年,他在北京参与创立供应链管理解决方案方面的创业企业Egistics,并担任首席技术官。

2004年10月,杨勃在北京一家星巴克开始了豆瓣前期的开发工作;2005年3月,“豆瓣网”正式诞生。

值得一提的是,2005年前后,中国互联网行业迎来新一轮巨变:门户、博客、论坛等概念开始流行。彼时,豆瓣凭借网站交互简洁大方,内容聚焦知识分享显得别具一格,因此受到一些小众群体的追捧。

这一年时间里,豆瓣网都是杨勃一个人的豆瓣。没有注册公司,也没有办公室,他独自承担起了程序员、内容贡献者等工作。这也可以看出,杨勃对豆瓣倾注了太多的个人情感。

2006年初,上线不到一年的豆瓣有了11万用户,也迅速受到了资本的关注,拿到了第一笔融资,共计200万美金;同年2月,豆瓣也迎来了除杨勃外的第一个正式员工,开始逐步走向正规。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5月,4年时间豆瓣注册用户数已达330万,月点击率达6亿,月访问用户3000万。这年,豆瓣也拿到了数千万美元的B轮融资。

“文青”豆瓣:生于文艺,忧于文艺


豆瓣的诞生,可以说是具有创新意义的,国内外互联网行业几乎找不到任何一家企业能与之对标。而关于豆瓣的商业化之路,恐怕当时的杨勃也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

豆瓣的开始,月光宝盒传媒,仿佛就是在讲述自己的故事,在之后发展的数年时间里,豆瓣也尝试过做出创新。但或许正因豆瓣的“初心”难变,使得豆瓣之后的变现故事讲起来也一波三折。

(二)

豆瓣错失过的“成功”机会

2011年,杨勃宣布豆瓣已基本实现盈利,主要收入来源于品牌广告;同年9月,完成了5000万美元C轮融资的豆瓣,开始进行更多的商业化尝试。

2.1 拆分多个子板块独立运行

在移动互联网浪潮袭来之际,豆瓣选择用拆分豆瓣PC端不同板块的方式,连续上线多个独立应用。但这些独立应用之间没有过多联系,强行拆分的决定使得豆瓣在后期发展中埋下诸多隐患。

2012年,豆瓣阅读上线,采用的是与作者分成的模式;同年,豆瓣电影频道推出了在线选座的服务。但拆分后的小体量,更难得到大众认可,自然也很难形成规模效应。随后,豆瓣FM上线。音频付费的变现模式虽然是合理的商业路径,但在当时由于国内在线音频行业盗版横行、用户付费意识较薄弱,同时用户体量相对较小,豆瓣FM也未能树立起行业大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