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遭扎克伯格“黑公关”:全美撒黑稿,持续大半年,现已承认

2022-04-06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博雯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 公众号 QbitAI

“Meta雇佣公关公司抹黑TikTok”这个话题,在外网爆了。

TikTok遭扎克伯格“黑公关”:全美撒黑稿,<a href=月光宝盒传媒,持续大半年,现已承认" src="https://nimg.ws.126.net/?url=http%3A%2F%2Fdingyue.ws.126.net%2F2022%2F0331%2F013b3ab4j00r9liv80029c000hs00hfm.jpg&thumbnail=660x2147483647&quality=80&type=jpg"/>


不到一天,热度超过2万,“卸载声明”更是排队出现在最开始的曝光推特下:

Facebook已卸载。

TikTok遭扎克伯格“黑公关”:全美撒黑稿,持续大半年,现已承认


这次的反对来势如此浩大,也是因为报道中写明:Meta雇佣了几十家公关公司,联系媒体、记者甚至是当地政客,要在全美国范围内“围剿”并打败TikTok。

在被问到这场活动时时,Meta发言人Andy stone这样评价道:

我们相信所有的平台,包括TikTok,都应该面临与其日益成功相一致的审查。

对此,有人直接艾特Meta公司进行亲切问候:

TikTok遭扎克伯格“黑公关”:全美撒黑稿,持续大半年,现已承认


具体怎么抹黑的?

报道来自《华盛顿邮报》,文章中称,Meta是与美国最大的公共咨询公司之一的Targeted Victory进行合作。

这是一家位于佛吉尼亚州的公司,声称可以在“48小时内内在美国任何地方部署现场团队”以解决“营销挑战”,已与Meta有至少6年的合作。

根据报道披露的内部邮件,他们这场行动的方针是:

Meta只是当前社会的出气筒,TikTok才是真正的威胁。

具体的则是通过各类渠道扩大对TikTok的负面报道,主要是两点:

首先,将TikTok上某些年轻用户记录自己不正当行为的视频当做一种“趋势”散播开来,以此证明:这一社交软件对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产生了负面影响

比如,去年在TikTok上一度流传开来的偷窃挑战(devious lick),无数青少年学生争做梁上君子,以偷走学校的纸巾、口罩、甚至是马桶为荣……

TikTok遭扎克伯格“黑公关”:全美撒黑稿,持续大半年,现已承认


这一趋势当时在国内外都引发了舆论声讨,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华盛顿等多个地区的媒体全部跟进报道。

TikTok高管也被迫向参议院就“应用程序是否一再被滥用,以鼓励有害和破坏性行为”的问题作证。

相似的事情还有不少,去年9月份,美国各地的社交媒体突然开始大肆报道一份“TikTok挑战预告清单”,其中就包括声称将在10月开始的掌掴老师(slap a teacher)挑战。

但在各地的学校、警察和监察机关如临大敌地过了一个月之后,没有任何类似的挑战发生。

TikTok平台自己也表示:大多数人似乎是从TikTok以外的其他来源了解到了关于这些挑战预告的信息的。

现在,华盛顿邮报在报道中指明:

偷窃挑战最早从Facebook平台传播开来,Targeted Victory对于这些真正发生的负面行为进行散播和加强,同时也依托各地媒体和Facebook散布掌掴老师挑战这种毫无依据的谣言。

第二,点明TikTok的“出身”:即其总部公司并非在美国,引发人们对数据安全问题的担忧。

第三,报道中还提出,Targeted Victory会特别在一些关键的选区投放文章,建议让当地的一些政府官员加入监察组织,以调查TikTok对青少年的影响。

这些行为为TikTok平台带来了额外的政治压力。

传播途径同样是各地的媒体、广播和电视节目:

TikTok遭扎克伯格“黑公关”:全美撒黑稿,持续大半年,现已承认


而这么一波信息大放出,甚至让最先报道的人声称:在报道途中遭受了很多攻击、辱骂甚至是恐吓。

TikTok遭扎克伯格“黑公关”:全美撒黑稿,持续大半年,现已承认


那么问题就来了:

为什么Meta要发动“围剿”?

TikTok发展太快了。

这是2020年,在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扎克伯格开场白中的原话:

TikTok是“增长最快的应用”。

而在去年著名的Frances Haugen泄密事件中,披露的关于Facebook的内部报告显示:

TikTok全球的下载次数已经超过了Facebook和Instagram。
青少年花在TikTok上的时间比花在 Instagram 上的时间多2-3倍。
Facebook在年轻人中的受欢迎程度直线下降。